tangyq2008@163.com

欺人工伤,公正何在?

尊敬的各位领导、专家:

    在2013年12月9日下午4点左右,汤某在长沙某工地搬运电梯门时因疲劳过度不慎摔倒,当时身体多处软组织受伤,头部也受撞击,之后汤某因到老板家取发票到甲方盖章,请摩托车送至老板小区门口时头晕头痛加剧,难以行走,后被老板家属与工友立即送往医院治疗。入院后,患者意识模糊,昏睡状态,经诊断为脑出血,医院下病危通知单,转入重症监护室,第二天早晨请人代签进行手术,术后一直处于昏迷,18天后苏醒,22天后转入普通病房治疗,治疗天数总计83天,出院后左侧肢体偏瘫,生活不能自理,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出院后虽被溧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由于患者家庭经济困难,法律知识欠缺,经过二次伤残鉴定才知认定的工伤与摔倒引起的脑出血致残无关,伤残鉴定不达级,甚至连医药费报销都成难题。

本人后来经过多方的了解和仔细查阅病历,认为汤某的伤残与工伤有直接的因果关系,理由如下:

一、汤某的伤残是由其工作原因直接引起,伤残同工作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1、从汤某的病历及体检结论看,主要诊断:脑出血,其他诊断:脑疝,高血压,肺部感染,低钾血症,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中度贫血等。根据其病历中记载,有劳动中摔倒后造成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 左肩部,右大腿外侧,左膝部皮肤青紫、擦伤。)

2、入院当晚做头部CT ,时间9:17显示:CT(值61HU):右侧基底节区血肿形成(14ml),边缘模糊。(第二天早上7点做CT(值68HU),头部右侧基底节区血肿较前进展,(57ML)蛛网膜下腔出血。医生认为:患者入院时脑出血形成血肿,边缘模糊,且CT值不断升高,血肿变大,及蛛网膜下腔出血,与摔倒头部受到撞击有关,撞击时脑中小血管受到冲击力大,血管承受力弱,更容易出血。(高血压脑出血会导致血管爆裂,一般出血部位在颅底动脉,血肿边缘清晰,并且往往是致命性出血。一般不会发生蛛网下腔出血。)患者以前无高血压史,从患者入院检查有:低钾血症,心梗,中度贫血等说明患者过度劳累,精神紧张等因素,也会导致血压升高,摔倒撞击头部,使脑中支配基底节区的小血管受到更大的冲击力,引起最常见的基底节区出血,脑出血达到一定程度,会影响呼吸、心跳、血压等,也会调节大脑中枢神经,会反射性引起血压进一步升高,加重脑出血,出血之后引起颅内压增高,脑实质水肿,引发脑疝,危及生命。汤某在摔倒之后出现上述症状,说明致病是由工作原因有直接引起。

3、从汤某的病历中入院后的其他诊断:例:泌尿结石,鼻窦炎。并不妨碍工作,与脑出血也没有任何关系,致病前汤某一直进行在劳动,身体是健康的,当时汤某44岁(69年6月生),正是身强力壮的年龄,否则公司与老板不会派他参加高强度高危险的劳动。

4、汤某于2003年初开始在该公司从事电梯安装工作,至2013年12月9日事发从事电梯安装有十年之久,在每年的年初到工地工作至年终才回家,由于路途遥远,期间很少回家,且长年累月吃住在工地,在工地从事繁重的电梯安装工作,每天早上6点钟起床,除中午吃饭时间有片刻休息外。每天下午要一直工作到晚上6点多才下班,如遇加班晚上要工作到11点左右,每天工作时间都在11小时以上,在电梯安装公司从事繁重的安装工作10年以上,由于长期的超强度劳动,长年在工地劳作不享受休息日、节假日,我们不难想象在早起晚归常年没有休息日、节假日,这种高强度远远超出了人体正常的承受能力,这种情况下,劳动者身体不出问题反而是不可想象的,从汤某的致病时间看,他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致病致残,高血压的形成也不排除长年劳累所致。

5、在其病历中记载因摔倒造成身体多处软组织受伤,为什么头部没有明显的外伤,劳动中因戴头盔,头部虽受到撞击,但由于头盔的保护,头部外表并没有明显的外伤,并且造成脑出血部位是在撞击的对侧。脑出血的原因撞击时头部受冲击力引发右基底节小血管出血。再看其他诊断:低钾血症:汤某以前身体健康,并无重大疾病,而造成低钾血症的原因是由于高强度的劳动,出汗过多,身体中的钾会随汗液流失。中度贫血:也是由于长期劳累,得不到及时休息,再加上过度劳累营养得不到补充。这种在安全、工作、精神、体力等诸多压力下,也会出现高血压及脑血管方面的疾病。患者长期过度劳累,导致血压升高,血管硬化、血管脆性变高,摔倒受伤造成脑出血,不幸的是汤某摔倒后发生受伤事故,并没有停止劳动去进行及时休息治疗,在此说明:由于工作的原因延误了治疗导致病情的恶化。

以上说明汤某的伤残是由于工作原因引发,与工作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

6.从公司对汤某的态度,也说明其伤残是由于劳动原因造成,汤某想申请工伤,公司帮其申请,可见公司的诚意,公司管理有序,讲诚信有信誉的公司,可见公司是有责任心和诚意的。

在工伤认定中虽被劳动局认定为工伤,由于没有写入“脑出血”,导致伤残鉴定无法进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之一:由于家属不懂此中奥秘,以及经济困难,法律知识欠缺。

之二:患者入院后已神志不清,昏睡状态,生命垂危,医院下病危通知单,并转入重症监护室,第二天早晨请人代签进行手术,术后一直处于昏迷,18天后苏醒,22天后转入普通病房治疗。 医生在只有老板家属等人在场,患者家属远在千里之外,其情况还不明确时编造患者本人与患者家属叙述,歪曲事实,编说患者11小时前在工地做事无明显诱因感头晕,无明显头痛、呕吐、肢体活动障碍、言语模糊、当时打电话告诉家属,患者不予重视等,完全为推卸责任不实事之言,实际情况是患者当时正在从事电梯安装劳动。出院后,患者虽被溧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但由于病情记录歪曲工作原因跌倒后造成脑出血这一事实,只认定摔倒时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为工伤。事实上汤某的受伤是在工作中发生,其伤残与工作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二:在劳动中由于摔倒受伤导致的脑出血是符合法定工伤的条件。

通过第一部分的说明,汤某的伤残是由于工作中过度劳累中摔倒导致,且在继续工作中由于治疗不及时病情加重,那么这是否与工伤有关系呢?答案是肯定的。

1、过度疲劳摔倒引发疾病致残应当认定为工伤,这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并不需要直接的法律规定或者专业鉴定。

劳动法中的工伤,从字面含义上理解,就是因为工作导致的对劳动者的伤害。因为劳动造成的直接外伤造成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是无争议的,而劳动造成的隐性伤害或者内伤也就是职业病的情况也应当认定为工伤,同工作劳动相关联的行为甚至是上下班期间的交通事故也可以视同为工伤,这说明,劳动法对工伤的认定是从广义角度理解和定义的,劳动行为之外的时间和地点发生的交通事故,仅仅是因为同劳动有一点时间准备和结束的关联,就可认定为工伤,说明以上理解是成立的。

那么,本案中直接因为在劳动中摔倒致伤致残不更应当认定为工伤吗?如果只将致伤定为工伤,致残排除在工伤认定之外,于法于理是不通的。过劳本身就是一种伤害,其伤害性质同有毒气体、液体、灰尘、噪声、辐射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在一定的条件和因素下,反而会有过之而无不及。现代科学表明,人连续7天不睡觉,就可以导致死亡的后果,而大部分职业病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会发病。由此看来,难道这种过劳的伤害还不够大吗?

因此,只要是确定了劳动原因造成的对劳动者的伤害,就是工伤,是一个常识问题,之所以对职业病进行细分,是因为职业病的发病是个缓慢的过程,需要专业的认定,过劳虽然没有在职业病的分类当中体现,并不是说就将其排除在工伤之外。

2、过劳不光是对体力劳动者有重大伤害,更是广大科技文字工作者的健康杀手,我们经常从媒体当中听到看到某某科学家为攻关累倒在实验室里,某教师累倒在讲台上,甚至为工作而陪酒的殉职者都可以评为工伤,对这些党政事业单位的人员,国家和社会会给予他们特别高的荣誉,甚至树立为学习典型,根本不需要他们自己去申请工伤,也不需要去搞医学鉴定和寻找法律规定,我们还看到在抗击非典洪灾雪灾救援中也有累倒的英雄,他们也不用去搞鉴定和寻找法律规定,因为这是个常识问题,社会大众有目共睹认可他们就是过劳累倒的,荣誉和待遇就应当给他们,反过来,如果谁主张对这些情况进行鉴定和寻找法律依据,反而会受到社会舆论的遣责。同样作为劳动者的工作人员,同样是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为社会集体创造财富贡献青春的劳动者,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受伤致残的劳动者为申请工伤,却要步履维艰地寻找证据和法律规定花费时间精力金钱来为自己维权,谈何法律的公平、社会的和谐。

三、汤某的伤残认定有明确的法律法规支持。

第二部分内容虽然论述了汤某的伤残系工伤或者过劳致残系工伤,不需要法律来直接规定就可以认定,但是我们还要分析有关劳动法律法规,支持这种主张的成立。

1、在工作时间过劳致病是否认定为工伤的争论在1994年就已经进行了:

郭某,女,原山西东方化工机械厂起重工(吊车司机)。1991年1月31日下午上班时,在车间发生“高血压脑出血”,经抢救治疗后,造成瘫痪,生活不能自理。郭云梅及其家属要求按照或比照工伤处理,厂方不同意,双方发生劳动争议。1994年5月6日,山西省劳动厅向劳动部发出《关于高血压病人在特殊工种现场犯病是否可比照工伤处理的请示》(晋劳仲函字[1994]第007号)。1994年6月3日,劳动部办公厅发出《关于在工作时间发病不作工伤处理的复函》(劳办发[1994]177号)。根据这一规定,山西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和太原市北城区人民法院以及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裁决和判决不应按工伤或比照工伤处理。对此,郭云梅不服,又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调查、研究,认为法院一审、二审的判决在认定事实上和适用法规上存在着一些缺陷,对是否适用劳动部劳办发[1994]177号文件提出疑问。劳动部研究后发出《关于在工作时间发病是否可比照工伤处理的复函 》(1996年7月11日劳办发[1996]133号)。复函认为:“郭云梅在发病前两个月,有连续加班加点工作的具体情节,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郭云梅高血压病的复发。”“郭云梅经抢救造成全残,应按比照工伤待遇处理。”

此函发布不久的1996年8月12日,劳动部发布《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将郭云梅案例的情形固定在了该试行办法第八条第四项:“在生产工作的时间和区域内……由于工作紧张突发疾病造成死亡或经第一次抢救治疗后全部丧失劳动能力的”,应当认定为工伤。自此,全国类似郭云梅案例情形的劳动者都得到了工伤待遇。

从以上案例及相关法规看出,对过劳致病致残的工伤认定经历了一个从否认到承认的发展过程,体现了国家法律法规的健全,体现了国家对广大劳动者的关怀,并且,从几十年的劳动立法进程来看,立法更倾向于更大范围更大深度的保护劳动者的权益,对劳动者的保护力度只会加大而不会倒退。

具体到本案,同汤某的情况相似,不同之处是汤某以前并无高血压史,在出院后申请工伤,得到公司明确支持,并得到劳动局的认可。

2、正确认识和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的规定问题:

2003年4月27日,国务院公布的《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

错误的认识情况有:只有在工作时间或者在48小时内突发疾病死亡的才视同工伤,那么48小时之外死亡的,或者没有死亡的只是构成伤残的都不能认定为工伤。为什么这种认识是错误的,因为他们没有看到这条法规的前提条件,这条法规所说的突发疾病,是指任何疾病,包括同劳动原因无关的劳动者本身的疾病,这条法规扩大了1996《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八条第四项的对劳动者的保护范围,办法只规定了由于工作紧张发病的保护前提,而条例却扩大到了工作紧张之外的劳动者本身原因致病也要有条件保护的前提。相比之下,对直接由于过劳致死致残的情况怎么会可能不去保护呢?再者,如果致死就保护,致残却不保护,不公平,不人性,也是不符合立法原理的,致死和致残只是结果的不同表现,其前提性质仍是一个法律适用理论。为什么新条例没有再将工作紧张或者过劳的情况写入法条呢,因为这是一个立法的技术问题,立法首先应当有高度概括性,再对特殊情况进行专门规定,而不能将常识性的问题进行逐一罗列,如在第一部分所述,过劳致死致残就是一个没有技术含量的常识性认识的问题,如果再单独罗列,反而说明立法者的技术存在问题了。

正确理解上述规定,应当是只要劳动方证明其伤亡伤残是因为过劳或者其他劳动原因造成,就足够认定工伤了,并且这种情况的死亡也不需要受上述48个小时的限制,48个小时的限制只是对那些不一定是劳动原因而是自身原因造成死亡情况的限制。

可见,劳动法规对劳动者的保护力度只会加大而不会倒退。

3、《关于在工作时间发病是否可比照工伤处理的复函 》(1996年7月11日劳办发[1996]133号)至今仍然有效,并且不同《工伤保险条例》冲突,是《工伤保险条例》的补充,仍然要适用。即使该复函不存在或者废止了,凭上述其他法规仍可以认定过劳致病的工伤成立。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从上述条文规定来看,过劳本身也可以视为一种事故,并且第(七)项的规定是为了补充在立法中不能穷尽随社会发展可能出现的各种工伤情况的认定条件。而劳办发[1996]133号就是行政法规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尊敬的领导、专家,根据以上论述可以说明:

(1)汤某的伤残同工作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2)汤某这种伤残符合劳动法规定的工伤认定条件。

(3)有相关法律法规明确支持汤某的工伤认定。

依据《劳动部关于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八条第四项的规定:第八条 职工由于下列情形之一负伤、致残、死亡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四)在生产工作的时间和区域内,由于不安全因素造成意外伤害的,或者由于工作紧张突发疾病造成死亡或经第一次抢救治疗后全部丧失劳动能力的;

    由于本案的特殊性,劳动主管部门虽认定汤某为工伤,但连医药费报销都成难题,原因是同人同地同时发生事故致伤为工伤、致残不为工伤,不是不能认定,而是要我们寻找事实证据和法律的依据,我们认为主管部门对汤某的工伤认定还是非常负责的。因此,本案对汤某伤残论述,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法律依据明确,我们相信法律的公正,应当依法对汤某的伤残列入工伤。

 


同步自网易博客 (查看原文)

评论

热度(5)